往届回顾
联系我们
15348110304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 往届回顾 > 2017届

综艺峰会摄影剪辑论坛:综艺现场的“生死时速”—— 中国影响力节目剪辑师摄影师吐槽大会

发布时间:2017/12/8 11:00:00


论坛三:中国综艺摄影+剪辑论坛

综艺现场的“生死时速”——

中国影响力节目剪辑师摄影师吐槽大会




主持人:

杨智帆  《冷眼看电视》创始人,资深电视评论人

嘉宾

朱化凯(星驰文化传媒创始人)

孙闻(北京千秋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)

高以哲(幻维数码电视制作事业群总监)

冷泉(《中国有嘻哈》、《我们的征途》摄影指导)

赵林林(大千影业后期总监)



开场

杨智帆:

这一场由我来主持,先请几位嘉宾落座,谢谢。

其实这一场论坛的工种包括后期和摄影,其实平时都是在幕后。我们最开始的这个主题其实是叫做摄像跟剪辑之间的吐槽大会。其实我们做过节目的人都会知道,在后期的时候我们会吐槽摄像,说你们这拍的什么东西。摄像也会吐槽后期,说我拍了那么好的镜头,设计了那么好的画面,为什么你后期不用?

后期跟摄像之间其实会有很多这种配合的一些过程。我觉得大家可以来共同去探讨这个话题。


1  冷泉(《中国有嘻哈》、《我们的征途》摄影指导)


杨智帆:

首先是泉哥和高以哲这边,我觉得你们俩应该算是合作了很多的这种真人秀的项目。你们在从后期和拍摄当中一个配合的过程,当然现在是越来越好了,那这中间你们自己觉得你们经历了怎样的变化?

 

冷泉:

其实我坐在这儿是挺忐忑的,因为这几位我们都有过合作,而且做的节目也挺多。跟高总一起做过不少节目,像是《出发吧爱情》、《蜜蜂少女队》等等。

 

杨智帆:

那你们之间关系一定很不错吧?

 

冷泉:

我们做《出发吧爱情》的时候,是用了20台C100,佳能的镜头,用C100的机身来拍的纯户外的一场真人秀。其实我也挺忐忑的,但是当时少爷对我很信任。所以就是说用什么机型来拍是我来定。我特别感谢少爷给我这么大的一个空间。当时我后期公司是高老师这边,当时其实给高老师造成了很多麻烦。我当时的C100是不能通时码,而且除了那20个C100,还有好多小的(22:38英),小DV之类的,给后期造成了很多麻烦。当时我们也是第一次合作,其实到慢慢就好了很多。其实就是一个沟通的问题。


2  高以哲(幻维数码电视制作事业群总监)


杨智帆:

具体之前出现过什么问题,然后之后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去解决的?高老板这边具体来介绍一下。

 

高以哲:

是这样的,做《出发吧爱情》的时候,泉哥因为是非常喜欢玩器材的,也很大胆去尝试一些新的器材。在这个《出发吧爱情》之前,国内主流因为韩综的原因,主流用的都是280的设备。那280设备针对我们现在用的Avid(音)的系统,导素材各方面都比较容易。当时我知道,我第一次是站出来反对的。他说用C100,因为制作周期非常紧。

C100首先不能按照时码来兑现(音),而且转码时间特别长。但是当时少爷跟泉哥最后说服了我,我还是为了保证他们要拍出好的画面品质。因为C100当时主要是拿来拍广告,拍宣传片用的比较多。已经比5D2还升级了很多,所以说当时我们也配备了大量的DIT,就在那个时候,我们把我们的DIT那个组成倍的增加了。然后来兑现,包括绑素材,现场的素材对接。当然我们这个论坛的说生死时速,还说到要吐槽。

其实电视的工业化那么多年下来,到这个地步来说,当然有些时候沟通上会出现一点小问题,但是原则上的问题一般都不会出现,因为已经非常流程化了。那我只能说我们跟泉哥之间会有很多摩擦的小故事,没有实质性的事故发生。如果是事故发生的话,那就有素材丢失的可能了。这种问题是我们幻维数码到现在为止,没有发生过这样的问题。

在真人秀拍摄的现场会有很多突发情况,突发的调整。其实很多都是信息不对称引起的,造成了一些前后期沟通上的差异。当然这个当中还包括,当时拍摄现场决定采取的故事的内容,包括故事线的剪辑,后期的一些设想的方案等等。

到了后期,后期总导演看了素材之后,他们的想法可能会有变化,那么可能剪辑思路跟剪辑逻辑就都发生变化了。这个当中的沟通信息也不会那么及时,一般都是边拍边播的。所以说也会造成剪辑对故事理解上的一些偏差,造成了一些素材信息上、选取上的不对称。所以说可能会发生一些小冲突。但是我觉得这都不是问题,跟泉哥合作到现在,包括我们后期导演也好,都已经非常融洽了,然后现在在跟华少最近的一个项目一起在合作。那我还在现场,在今年我还作为导演的身份,给他们拍了一条开场的一个宣传片,完全就是靠沟通理解。

 

杨智帆:

其实简单来说就是摄影跟后期之间要有密切的这种沟通和合作。尤其在前端在拍摄的阶段,就得要有一些这样的沟通对吧?

 

高以哲:

是的。刚才前面的论坛,我不记得是哪一位领导,还是制作人提到一个,就其实大家都是兄弟,兄弟之间都是好沟通的,就是亲密的合作关系。碰到了问题不去推托,责任分明,然后先来解决,解决完了以后,我们再坐下来平心而论的讨论分析一下,这个问题到底是怎么产生的,到底是在什么环节上发生问题的。所以说我跟冷泉所有的项目,到最后我们都会开一个总结会的。

所有项目结束之后,我们都会开一个总结会。把所有的关于摄像的,后期的,素材整理的,所有的问题都拿出来讨论一遍,复盘一下。所以在将来的合作当中,会越来越顺利

 

杨智帆:

好的谢谢。


3 孙闻(北京千秋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)


杨智帆:

接下来我问一下孙闻。今年夏天最火的《中国有嘻哈》,应该算是把千秋岁整个后期扒了一层皮。我想知道从后期的角度来说,这一档节目通过千秋岁这一个后期公司在深度参与之后,给后期这个行业,这个工种,会带来哪些不一样的变化?在后期剪辑这个工艺上面,带来了哪些新的想法和思路?

 

孙闻:

是这样的,因为今年嘻哈的火爆,作为我们后期团队来说,这个项目整个5个月的时间,我大概胖了20斤。我们后期的负责人高翔见他的家人只能靠视频,家都回不了。整个我们3支团队在这一个项目里,基本上也是有史以来我制作过的节目里,投入人力最多的,包括资源全部向这个项目倾斜。其实在大概4月份的时候,车辙、宫鹏,我们一块在陈总的办公室,当时真的就是压力很大的。听他们讲完这个节目是什么样,觉得第一制作难度特别大,第二如果想把这个品类做爆,其实真得是大家一起的努力。那天泉哥也在,其实就咱们几个核心的。我记得大概第一期的时候,现场各种机位加起来,一共是75台。

第一期的素材量大概就达到10多个T了,有的演播室类的节目,一季12期也就这么多素材。但是《中国有嘻哈》第一期的素材相当于一季节目。所以从制作上确实是非常大的难度。在大概播到第5期,第6期的时候,我们后期的剪辑师——我觉得是在综艺史上第一次——剪辑师上了热搜。

 

杨智帆:

要给剪辑师寄刀片吗?

 

孙闻:

对,要给剪辑师寄刀片。当时我因为这个,我给公司到晚上加了两个保安。因为我担心真的有粉丝到后期这边来,想看一下素材或者怎么样的。其实从创作思路来说的话,当然前面有很多铺垫,因为我们做过很多悬念式剪辑的。之前的一些节目的经验。比方说《挑战不可能》现场大概可能5个小时的挑战,到最后播出下来的话,只有十几分钟。实际上就是要放大故事,因为观众是不爱看流程的,观众是爱看故事的。用各种方式把流程化的东西,尽快的介绍完,而放大的就是故事的这个东西。

其实在嘻哈的时候,当时跟导演组我们讨论出来的整个思路,其实就是我们要把悬念式的剪辑,要做到像美剧的这个标准。像美剧的制作标准,以及美剧的讲故事的方式。所以大概当时我们开剪的时候,应该是已经拍摄完6期了。在极大的2500:1的海量素材里,实际上我们跟导演组一起,更多的是像推一个美剧的一样的方式去每一个人物,包括每一个故事的篇幅,包括顺序。其实大概都是根据后面的整个节目的一个发展来倒推的。

所以嘻哈这个项目,真的第一确确实实,整个团队确实像你说的脱了一层皮,但是非常值得。不仅是节目火,让我们这个幕后的制作团队也找到了一种荣誉感跟价值感。

所以我们应该是用了4年的时间,一步一个脚印,踏踏实实的,今年碰上了这个。一方面是运气好,第二确确实实也做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准备。当然其他的节目也有很多准现象级跟爆款的节目。但是嘻哈真的就是,可能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了千秋岁的这个后期团队。

 

杨智帆:

特别好,谢谢。


4 朱化凯(星驰文化传媒创始人)


杨智帆:

下一个问题问朱化凯。其实你算很年轻了,你今年多大?

 

朱化凯:

我87年的。

 

杨智帆:

87年星驰文化的创始人CEO。我觉得作为一个年轻的创始人,还有一个年轻的后期制作公司。随着这几年综艺节目的发展,这个工种其实是越来越市场化,也越来越工业化,非常的专业化了。你作为年轻的创始人,管理这么一个大的公司,你觉得在后期这个工种的管理上面有哪些心得跟大家去做分享?

 

朱化凯:

我们公司其实成立时间也不是特别长,但是也不短了。现在算起来有5年的时间了,2013年的时候刚开始做。第一个项目当时是在做《两天一夜》,四川卫视的。那时候和泉哥我们一块来合作第一个项目。那个时候其实一点都不懂,不知道该怎么去剪户外真人秀。后面开始跟浙江卫视开始合作《人生第一次》当时在跟周涛(音)老师在合作。做完《人生第一次》之后,然后做《奔跑吧兄弟》,然后做《爸爸回来了》,一系列的户外真人秀我们就开始做了。

其实说实话我们当时真正是在跟着浙江卫视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。这个成长的过程我觉得是共同在成长的过程。当然后面就面临着公司管理的一些提升。公司管理上面,我们其实还蛮注重流程化管理的。因为说实话后期他不仅仅是剪辑这一个环节,他是从开始录制之前开会,到统筹端,到素材管理端,到粗剪,到精剪,到包装,花字调色音频,到最终的出片。尤其是和广告的对接,它每一个系统化管理要求极为严格。

我大概是在2014年的时候就开始主抓这方面的工作,就相当于是我们在做一些基础的流程化管理。到2015年越来越细致,到2016年、2017年我们现在逐步的清晰。清晰到基本上每一个项目,我们都能推断。我一聊项目就知道这个项目大概投多少个人,然后确定多个剪辑师,确定多少包装,多少后配的人员规划。所以刚才您提到第一个问题,就是和摄像团队这方面的沟通。最核心的原因就是沟通原因,沟通原因解决掉,第二个就是人员配备的原因。

所以我觉得做好多项目上面,你如何对一个项目做准确的评估是极为重要的。最近我们在做《王者出击》那个项目。包括还有《国家宝藏》。我们现在在接项目的时候,我们发现好多项目。像《王者出击》我们需要大量CG特效的。我们CG投入了大概有接近42个人,整个CG团队,光CG团队就40多个人。而且是连轴在转,特别特别的辛苦。但是基于最核心的是流程化的,我每到什么时间节点必须出什么。而这些东西是我们反推导演组的,好多时候导演组其实永远是希望改到片子最后一刻,但是必须我们要强制的要告诉导演组,要告诉甲方,哪些时间节点你必须要停了,你要有一个这样的意识。

 

杨智帆:

就是说越来越规范?

 

朱化凯:

越来越规范,我到现在为止我们公司其实还是在做后期。我核心的业务板块就是后期,包括人才的支持,整个系统化的管理。所以我们2015年的时候成立了培训学院,2015年年底我们开始启动教学的规划。现在是一年大概能招100个学生,招完之后然后再输送到公司里面来。

 

杨智帆:

对行业的人才输送?

 

朱化凯:

对,因为其实我觉得这个行业到现在为止,在后期制作水平上面,我觉得还是有空间的。就到目前为止,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可以往上再提的空间。不仅仅是在流程化管理上面,还有在人员的水平上面。后期剪辑师更多的还是一个——他有导演的身份在——他依靠流程化管理之后,嫁接进导演的身份,把节目打造成为导演组想要的和剪辑师想要的一个结合。所以我觉得每一个流程化的建设和项目的推进都是我们现在致力于,而且也一直在往前去推的。

 

杨智帆:

据我知道你们以后期起家,现在也在往前端在发展。我相信也是未来很多的后期制作公司,未来想要触及到的新的领域。谢谢。


5赵林林(大千影业后期总监)


杨智帆:

最后一个小问题,其实我特别想问一下林林。其实今年上半年的时候,你们做了应该是国内最难剪的两档节目,一档是《向往的生活》,一档是乐视的《单身战争》。一个问题是你们在对于像《单身战争》,还有《向往的生活》,这种大的素材的真人秀的节目的时候。你们在素材的管理,包括整个故事线的梳理。你们有特别的一些方式和方法吗?因为《单身战争》据我知道的素材量极大,至少是在当时那个时刻。

 

赵林林:

是这样的,《单身战争》他们一期的素材量大概有40个T。因为他是百人相亲,当时棚内的迅道加单机,再加监控大概有60,再加100个人的头戴。转完码以后,素材量我们是800T的服务器。最后几期是素材不够了,我们需要腾服务器。总共素材量应该差不多相当于1PB,很大的。从《单身战争》以后,我们接触到的节目,包括《中餐厅》到《青春旅社》都是那种素材量大的节目。

因为观察类节目其实本身素材量就很大。《青春旅社》其实素材量比《单身战争》还要再大。这个还是我们采用的是LT格式,质量会小一点。但是面对处理大素材的,你要问我比如说有哪些经验性的?其实之前我跟队长,或者我跟刘洪老师交流过。我说在我这边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,下的都是笨工夫。因为素材量很大,你需要人看。那就需要多人看,而且多人协作来做。尤其像《单身战争》这种节目,因为它是分环节的。不同环节这个人物他有不同的表现。那我们其实当时是找后期导演,专门把每个人,每个时段关于他这个人物性格的这些点全部都拎出来,整理了一个大表格,其实是百人表格。


杨智帆:

对,我看过你们机房的excel的一个表格,就是一百个人,男女嘉宾的对应的故事线的梳理。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,但是它也是一个系统工程。我们时间有限,今天其实聊的基本上是这个。其实我们今天聊的摄影和剪辑其实是非常偏技术,很难通过语言去表达的这样的两个工种。最好的状态其实是要给大家看片子,是大家最能够直观的。今天非常难为哥几个,用语音的方式来帮我们表达了关于剪辑这个公司,这个工种的一些工作方式。包括还有摄像这一块,他们现在的一些状态。我们今天这一场的论坛,我们就到此结束。好,谢谢各位!
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 2015-2035 博彩公司
首页
我们
联系
顶部